谷丫密码 VALLEY CODE
当前位置:主页> 谷丫艺术 > 谷丫密码 VALLEY CODE

用颜色撞破一切 还原本真!

CRASH THE WORLD WITH COLOR,TU UNEARTH THE TRUTH.
解读谷丫密码第四集

解读谷丫密码第四集

2006年9月,一位名叫谷丫的农家妇女,拿着自己三年来苦心创作的“画作”,来到昆明市。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她的出现竟然在社会上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事后经调查,记者发现谷丫的行为并非个案,现实生活中有不少的人都有同样的行为。为了寻找事实真相,记者找到从事科技史研究的郭正谊,从而证实了谷丫事件不仅是现在,在过去就已经出现了。为了彻底解读谷丫的“语言”以及她那些被人们传之为“达芬奇密码”的图案,记者随后找到了从事语言学研究和中国美术史研究的学者。经过仔细分析之后,专家们发现了谷丫语言、图案中隐含的规律。谷丫画的是什么,她所说的是一种语言吗?敬请收看《走近科学》播出的系列节目《解读谷丫语密码》第四集。


2006年9月,一位名叫谷丫的农家妇女,拿着自己三年来苦心创作的“画作”,来到昆明市。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她的出现竟然在社会上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事后经调查,记者发现谷丫的行为并非个案,现实生活中有不少的人都有同样的行为。为了寻找事实真相,记者找到从事科技史研究的郭正谊,从而证实了谷丫事件不仅是现在,在过去就已经出现了。为了彻底解读谷丫的“语言”以及她那些被人们传之为“达芬奇密码”的图案,记者随后找到了从事语言学研究和中国美术史研究的学者。经过仔细分析之后,专家们发现了谷丫语言、图案中隐含的规律。谷丫画的是什么,她所说的是一种语言吗?敬请收看《走近科学》播出的系列节目《解读谷丫语密码》第四集。


主持人:朋友们,大家好,欢迎大家收看今天的《走近科学》,2006年9月19号这一天,有一个普普通通的农家妇女,手里拿着自己3年来苦心绘画的,绘制的一些画作,走进了云南省收藏家协会,当她把自己这3年来画的画给大家展示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因为有人从她的画里看到了深邃的宇宙,有人看到了波涛汹涌的大海,也有人甚至看到了我们人的大脑当中的脑垂体,当时,在场的人都说,您这个画作实在是太棒了,我们这些人都没看懂,您能告诉我们您画的是什么吗?没有想到这个农家妇女,她连比划带说,问题是谁都听不懂,她说的不是方言,不是外语,而是叽里咕噜的,谁也根本听不明白,你问他自己的时候,她就只能用这种方式来告诉你,让她用普通话也好,用她的家乡方言也好给以解释,她就解释不清楚了,所以当时这个事传出去之后,很多人就在猜,为什么她会这样呢?有人就说,恐怕是受了什么刺激,这儿出了问题,所以有了这种不正常的举止,也有人说,她是外星人遭遇了之后,外星人赐予它的一种本领。就在我们还想尽办法的去解释这件事情的时候,却有人告诉我们说,其实,在黑龙江十几年前,就有像谷丫这样的人,而且不止是她,还有其他的一些人,这就让我们感觉到,似乎除了谷丫之外,还有一些人,都拥有此类的特殊的能力一样,让我们感觉到好像谷丫并不孤单,那么谷丫是否跟这些人真的她们之间存在着一些神秘的关联或者联系呢,他们又为何能够进行这些行为呢?

2007年3月15日,记者来到哈尔滨市,寻找一位叫李惠香的人。与谷丫不同的是,李惠香的画是画在布上的。另外,记者还注意到,李惠香的绘画风格与谷丫也有所不同,她的画更形象化一些,图案更接近于民间的剪纸。

可是,当问起李惠香为什么要画这些图案时,她竟说不知道,并表现出了与谷丫完全相同的行为。让人惊喜的是,在找到李惠香的是,我们竟意外地遇到了一位自称能接受外星人信息的贺昌秀。

然而让人不可理解的是作为一种语言,外星语只在一种特定状态下才会出现,并且从来不可重复。

贺昌秀:还有一个弊病在这个地方,你说过的东西,你在那个状态的东西,统统跟你没关系,离开这个状态了,你刚才说啥呢,就感觉好像你不为自己的话负责任似的。

为了彻底查清谷丫的语言是否像贺昌秀所说的那样,是所谓的外星语。记者随后又做了一个简单的测试。这是我们提前录制的一段谷丫用她的语言读的毛泽东诗词《沁园春•雪》的录音。

贺昌秀现场:我脑波接受过来的虚体转变为实体的时候,我现在极力地站在我的忠诚的位置,我沉睡了很久,我极力的付出,我用我的文明艺术,极力的寻找我的师傅,为人类解释我的作品我才高兴。

 
李惠香现场:让我给她解释出来,这是一霎那间,这个不是咱们人类思维里有的。

测试的结果毫无疑问地证明了他们根本没有听懂谷丫的话,看来贺昌秀等人自称能接受外星人信息的说法,只是他们的无稽之谈。这个推断,在随后的采访中很快就有了结果。

原中国科普研究所所长郭正谊:这种现象是特殊的,不是特别怪,各国各时代都有。

今年已经74岁的郭正谊,在过去的三十多年里,主要从事科技史方面的研究。从以往所收集的资料中,他发现其中不少的奇异现象,其实只是一些人使用的骗术。

原中国科普研究所所长郭正谊:就这张香玉的宇宙语,你要问她你说的什么呀?她告诉你这个,呆会她又说一遍,你再问她,又变样,她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说什么。

照片上的这个人就是张香玉,河北省人,1988年她就曾用所谓的宇宙语在北京、天津等地行骗。也就从那时起,郭正谊发现所谓的宇宙语,与民间巫术或者江湖黑话极其相似。

原中国科普研究所所长郭正谊:比如我给你说,我现在对你讲,天津黑话,@#¥%,这是天津黑话,北京黑话另外一套。

另外,从郭老先生拿出的一本记录民间巫术的书中,记者注意到其中的一些符号与谷丫画中那些所谓的字也很相似。

原中国科普研究所所长郭正谊:她画的那些符号,跟那个我们古代的那个鬼画符差不太多。

 
但是对于从没有接触过巫术的谷丫来讲,她怎么能画出类似巫书中的一些符号,这些被她称之为“文字”的东西,到底会是什么呢?带着种种猜测和怀疑,记者随后来到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找到专门从事古汉字研究的赵平安教授。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赵平安教授:文字很大一个特点是约定俗成的,如果是文字的话,我写的东西,别人能认,别人的东西,我们可以交流的。

大约在三千多年以前,居住在黄河两岸的古人,为了将占卜的内容保存下来,他们就在甲骨上雕刻图案,这就是最早期的象形汉字。随着社会不断发展,人们渐渐地意识到靠简单描摹创造出来的象形汉字,是很难完成信息的传播,于是,在此基础上,古人们又创造了能表达某种意思的会意字和形声字。虽然在谷丫绘画中,出现了许多外貌看起来,很像古象形汉字的图案,但是从她所表达的意思来分析,赵平安认为它与古象形汉字有着本质的区别。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赵平安教授:她的这些东西,虽然看上去也是象形符号,但是我们体会不出来他要表达什么意思,好像作者本身也说不出来。

经过对比之后,赵平安认为出现在谷丫画中,被她当作字的图案,只是谷丫作画时自我表达的一种符号,而并非是什么古汉字,她之所以能写出这样的符号只是一种偶然。

主持人:那么我们都知道,中国文字它是象形文字,古人借助眼睛也就是视觉看到的物质形象,把这些形象用线条表达出来之后,就创造了我们中国的古文字,这些文字经过一代代的流传、简化、推广之后,就变成了我们现在所使用的汉字系统了,但是专家也告诉我们说,汉字,我们之所以管它们叫汉字,不叫一种符号,那是因为它能够流传开来,被大家共同接受,而且每一个字,它既有本身的含义,同时也有正常的发音,只有当语言和这个文字配合起来并被大众接受的话,我们才能称之为是一个很完整的语言文字系统,那么我们再来看,谷丫写的那些符号,的确让人感到一丝古意,似乎就是我们看到的石骨文、金文那些的线条,但是仔细一对比发现,又什么都不是,可是,谷丫又能对自己所写的这种符号,念出一套她自己才能懂的语言、一套发音系统,这就让我们更加匪夷所思了。

为了找到能解释谷丫语言的线索,记者随后来到中国社会科学院,并找到语言研究专家李蓝。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所研究员李蓝:谷丫所说的是一种特殊的语言,她是完全具备一套声音信号,完全具备语言符号的性质和特点。

几十万年前,当类人猿在劳动中学会了直立行走之后,他们的发音器官逐渐变得和现代人一样,可以发出音节清晰的声音,真正意义上的语言也就产生了。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所研究员李蓝:语言一般被认为是一套信号系统,它是具有社会性的,我用什么声音表达什么意义,这是有一套规则的,这套规律是这个社会社区的人都使用的就是语言。

然而,让李蓝意外的是,当他把谷丫所有的声音材料用国际音标转写出来之后发现,她的语言除了不能重复和交流之外,构成方式与普通语言完全相同。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所研究员李蓝:它是有一套很严密的元音,辅音,声母、韵母,声调的一套声音信号系统。与我们一般认为的语言有点差别,最大的差别在于,她这个语言的声音信号和意义的关联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别人不能理解。

谷丫语言中特有的情况,引起了李蓝的极大兴趣。近年来,随着自己对语言学更进一步的研究,他发现在现实世界里,确实存在着一种不能用于交流的特殊语言。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所研究员李蓝:比如说失语症,我们通过对失语症的研究发现,有的失语症,他说那个话的时候,他不了解这句话的意义,他说的剪刀,心里想的剪刀这个词表示的是锄头,我们理解的以为是剪刀,实际上他不是剪刀的意义,那么这个时候,你会发现他与谷丫说的话有类似之处。

既然谷丫所说的,能称之为语言的话,那么她那种谁也听不懂的特殊语言,到底是怎么构成的呢?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所研究员李蓝:所有的构成,元音、辅音、声母、韵母,声调,都没有超出她掌握的宜良方言和普通话的范畴,完全来自于她会说的宜良方言和她会说的普通话。

不仅如此,李蓝还注意到谷丫语言中所使用的元音和辅音,更多取自于她的宜良方言。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所研究员李蓝:宜良方言中那个卷舌声母基本上消失了,所以你会发现她在取的时候,她不会说sho,没有出现卷舌声母,全是z、c、s这样的声母,就和她新说的宜良话,声母结构更相似。

如果谷丫的语言只是她借用了所掌握的普通话和宜良方言,那么三年来,她周边的人,甚至连她家人,为什么没有一个人能懂她的话呢?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所研究员李蓝:比如说so,她有一个o,那么你看那个滔滔是tao,是一个ao,宜良方言是to,隐隐约约还是和她原来的宜良方言有个对应,但是她把声母完全改了,改成soso,所以你就完全听不懂了。

既然谷丫的语言完全来自于普通话和宜良方言,那么为什么有人从中会听到世界语、日语等多种语言的发音呢?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所研究员李蓝:因为人类的语言有共同性,就是说所有的语言都有元音、都有辅音,每一个音节都是由元音、辅音构成的。所以任何一个语言,只要说一段话之后,要找一些和其他语言音节完全相同是完全有可能的。

尽管人类的语言随着社会的发展,变得越来越复杂,但是追根溯源,我们就不难发现,人类所有的语言,都是从一些基本发音发展而来的,所以从谷丫的语言中,听到了某些外语的发音,也就不足为怪了。

 
主持人:这么一看,我们如果从语音、音标的角度去分析的话,就会发现,原来谷丫说的这些话是这样形成的,其实也很好理解,我们想一想,一个小孩,当她在刚开始学说话的时候,往往因为肌肉的力量问题,还有她的脑子反应速度、认知等等,一开始学说话的时候不可能像我们现在这样发的字正腔圆。他只能说是处于一种爸爸妈妈这种状态,应该说她很多发音都是不规则的,她是把很多东西凑在一块儿的,很多人都说小孩生下来就会叫妈妈,其实也不尽然,有些人她生下来之后,可能偶尔听到一个词,她慢慢地会说了,但是她说这个词别人又都听不懂,不是说所有的人一开始就会叫妈妈的,再有一个很多小孩,你听她小时候说话的时候,你不明白她在说什么,她家人说小孩刚开始学说话,说不太清楚,她说的是什么意思,家里人其实能够听得懂,那么我们说如果从语言学的角度,我们解释了谷丫的这个语言使用普通话以及他们当地方言拼凑起来,而没有任何附加的外来信息。那么,她的这个作画我们又该怎么解释呢?为什么她画出一些我们根本看不懂的,而在她的编排底下又感觉很有规律的东西,因为一开始我们也找了些画家,这些画家告诉我们说,从她的布局上看,感觉到她还是对于绘画有一些天分的,因为人家画过百米长卷,百米长卷不是你画个小人,画只会飞的小鸟,脑袋上再画个光圈,当凤凰就能够解决的,您得实心实意地在上面写上东西而且还得要布局合理还得要协调,这一点确确实实不好解释。

为了查找谷丫作画的真正原因,并解释她画中所隐含的意思,记者来到中央美术学院,并找到从事文化遗产学研究的李军主任。

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文化遗产学系主任李军:我认为她这个就不叫抽象了,它既不抽象也不具像,它在抽象和具像之前的那个状态。

回溯人类绘画的历史就不难发现,人类现有的绘画作品,都是从描摹物体自然形状的原始绘画发展而来的。

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文化遗产学系主任李军:比如在法国、在西班牙,就有原始绘画,而且画的很好,画的野牛,画的是那种动物的图。

与现代绘画作品不同的是,原始绘画并不是供人欣赏的艺术品,它只是作为人们的一种信仰,存在于人的精神世界里。

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文化遗产学系主任李军:等于人和大自然或者说是非人的一种东西、精灵也好,或者说是神也好,它在交流的一种东西。

 
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绘画渐渐走出了人的内心世界,并发展成为能够表达物体形态写实的艺术作品,而中国画中的工笔画,就是这其中的一种。

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史博士杭春晓:工笔画这个概念主要是承接了唐宋时期形成的那种勾勒,添色的造型方法。

尽管谷丫在绘画时,也大量地运用了勾勒和添色的创作手法,但是相对于工笔画来讲,两者之间却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史博士杭春晓:绘画无论你怎么去描绘,你都要描绘出一种绘画自身的空间,这个空间可以容纳绘画的语言,可以容纳绘画的表现对象,也可以没有对象,自身绘画语言的空间,以及由这个空间所放入画家情绪的空间,那么像这种图案性的东西就缺少这样空间,它是完全的拼贴的组合方式。

经过分析之后,专家们认为无论是从色彩的搭配,还是从图案造型来看,谷丫的绘画与流传于民间的绘画艺术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史博士杭春晓:这幅画的构成元素和构成方法,完全来自于民间图案,以图案方式呈现的美术形态。

主持人:谈到民间美术的话,我们可以拿民间美术的剪纸与谷丫的画作进行一个对比。民间美术的这个剪纸我们也看到,上面有喜字、有腊梅、有喜鹊,代表的是吉祥如意的意味,应该说这些民间美术的创作者,他们本身可能没有经过严格的专业训练,有的也可能只是比较基础的,但是他们非常善于观察生活,善于提炼,把生活当中的美凝聚在几个形象之中,并且借以表达吉祥、喜庆、和平、安乐这样的思想,可是如果我们看谷丫的画作的话,你就搞不懂它到底在向你传达什么样的意义,单看这幅画,这是什么,云卷云舒,还是海水江崖,还是雷纹、云纹,这好像都不是,又好像都是,可是当你请教谷丫,您画的这是什么的时候,她又告诉你,她也弄不明白,甚至告诉你,她画画的时候,不知道自己大脑里在想些什么,甚至干脆是一片空白。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说这不可能,任何一个人在进行这种创作的行为的时候,怎么可能她的画笔不受大脑的支配,这听起来确实太匪夷所思了。



(此内容由www.guyaart.com提供)
合作推广热线:18313848978

                                                                                    毕加索言:

      “创作是一切”是艺术的生命,人世间的画家因有物象存在,经常及复雕琢同一物蒙而呈现出符号式的作品实难言创作!